许多人才知道《松花江上》等歌曲的作者是张寒晖-撕衣服小游戏-产经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商南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歌曲寒晖-许多人才知道《松花江上》等歌曲的作者是张寒晖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

  

2015年8月26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了「我最喜愛的十大抗戰歌曲」網絡投票結果,《松花江上》以其獨特的魅力和影響與《義勇軍進行曲》《黃河大合唱》《大刀進行曲》等一起入選。

《松花江上》最初由陝西省立二中唱起,后流傳東北軍。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前後,西安全城到處可以聽到《松花江上》的歌聲,並迅速傳唱到長城內外和大江南北。人們爭相傳抄傳唱,一切不願做亡國奴的中國人,都熱淚盈眶地高唱這首思鄉懷親、驅寇救國的抗戰歌曲。

  

  

「九一八」事變日軍鐵騎橫行東北。

「我們何時能返回那美麗的田園?

我們何時能救我們的父老兄弟於水火之中?」

(作者系軍史專家)

1965年10月,《東方紅》由北京電影製片廠、八一電影製片廠和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聯合攝製成彩色寬銀幕影片,在全國各地放映,產生了深遠的社會影響。

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節目單。

不過從舞台版《東方紅》到電影版《東方紅》,演員有些調整。比如總政文工團當年參与《東方紅》一期排演的徐有光(《情深誼長》)、張越男(《松花江上》)和張海侖(《南泥灣》)後來都由於各種原因沒有進入電影版陣容。銀幕上與李光羲演唱《松花江上》的女歌唱演員為張滿燕,是總政文工團的女高音。

《松花江上》創作于「九一八」事變五年後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陰謀發動「九一八」事變。國民黨東北當局奉行「不抵抗」政策,保存實力,消極對待日軍的挑釁,致使東北三省淪陷,東北軍官兵被迫流亡關內。

1937年除夕,周恩來在《現階段青年運動的性質與任務》一文中提到:「一支名叫《松花江上》的歌曲,真使人傷心斷腸。」這首歌與《義勇軍進行曲》《大刀進行曲》成為激勵國人抗戰決心的有力武器!

1946年3月11日,張寒暉同志積勞成疾,在延安病逝,長眠于寶塔山麓。直到張寒暉去世,很多人仍不知道他就是《松花江上》的作者。張寒暉去世后,陝甘寧邊區文協的同志決定搜集編印他的歌集,直到1950年,正式鉛印出版這一歌曲集。至此,在《松花江上》問世14年後,許多人才知道《松花江上》等歌曲的作者是張寒暉。

在《東方紅》中演唱《松花江上》的李光羲。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人們才知道這首歌的作者不是東北人,張寒暉從未親眼目睹過他筆下所描繪的這片白山黑水,在他短暫的44年人生中,大部分歲月是在河北定縣老家,以及陝西的西安、延安等地度過的。

在《東方紅》中演唱《松花江上》的張越男。

當時一些知情的西安二中學生經常問張寒暉:「張老師,你寫的歌為什麼沒有署你的名字呢?」張寒暉對此微微一笑:「要名字幹什麼呢?」在他看來,有一支能起到戰鬥作用的歌,也就足夠了,署不署名都不重要。然而,隨着《松花江上》的影響越來越大,西安的國民黨憲兵下令追查歌曲的作者,也正因沒有署名,張寒暉才又一次躲過一劫。

今天,是「九一八」紀念日。每到「九一八」,人們總能想起那首如訴如泣、悲憤激越的歌曲《松花江上》,彷彿又看到當年在日寇鐵蹄蹂躪下的東北父老鄉親,看到遙望白山黑水、背井離鄉、有家難歸的東北婦幼學童……

著名歌唱家將《松花江上》推向新的巔峰1964年10月2日,《東方紅》在人民大會堂上演。3500多名專業和業餘文藝工作者參加了演出,在第四場「抗日烽火」中,人們再一次聽到了那首如泣如訴的《松花江上》,兩位演唱者都是當時著名的歌唱家,女聲為總政歌劇團的張越男,男聲為中央歌劇院的李光羲。

李光羲曾回憶:《東方紅》於1965年拍成電影。記得八月的一天在北京飯店錄「松花江上」,周總理突然到場,是抽空來看看大家,身邊只帶一位秘書。他聽了錄音后,和指揮嚴良堃、演唱者張滿燕和我交換意見,提出唱詞中,是呼喚「爹啊」好,還是「同胞啊」更積極?和我們商量,使大家深受感動。

周總理指示將《松花江上》編進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1964年國慶節前夕,為慶祝新中國成立15周年,在周總理親自領導下,排演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總理指示要挑選最優秀的創作人員和舞台演員。在排練過程中,他常請老帥、副總理等幾十位領導到現場觀看、提意見,終於使這部革命史詩成為跨時代的不朽之作。

張寒暉在世時,很少有人知道他就是《松花江上》的作者與《松花江上》的廣為流傳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首歌的作者張寒暉本人,在當年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為人所知。當時,這首歌曲並沒有出版,而且誰也不知道作者是張寒暉。張寒暉生前謙遜自持,不露聲名。當年歌曲《松花江上》發表時,他沒有署上自己的名字,堅持冠以「平津流亡學生集體創作」或注以「佚名」。

舞台藝術片《東方紅》中《松花江上》演唱者張滿燕。

原標題:那首因「九一八」聞名的歌,背後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我們何時能安慰我們的祖宗于地下?

這些激發了張寒暉的創作靈感,他很快創作出《松花江上》的歌詞,並以北方失去親人的女人,悲哀的哭訴聲為素材,寫成《松花江上》的曲調。

由於電影的廣泛性、大眾性,更多的觀眾欣賞到這部舞台藝術片,也使《松花江上》產生了更大的藝術魅力!

1936年秋,在西安任省立二中國文教員的張寒暉,耳聞目睹了幾十萬東北軍和人民流亡悲痛的聲音與慘景。他到西安北城門外東北難民集中的地區走訪,與東北軍的官兵和家屬攀談,聽他們控訴「九一八」日本人的罪行,聽他們對失去故鄉、親人的思戀。這時他接觸了東北軍中的共產黨員孫志遠,聽他講述了東北軍將士思念丟掉了的國土之情,講了東北難民對喪失國土的悲憤,並得到了一本東北軍第六十七軍出版的《東望》雜誌,雜誌封面寫到:

周總理還指示,將《松花江上》與《農友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八月桂花遍地開》《到敵人後方去》《大生產》《南泥灣》等革命歷史歌曲一起編入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並由最出色的歌唱演員來演唱這首歌。可見當年這首歌曲的流傳對中國人民抗戰,有着巨大的影響。

1941年8月,張寒暉因被國民黨監視迫害,來到了陝甘寧根據地,被任命為邊區文協秘書長兼組織部長。他又創作了著名的《軍民大生產》,那充滿濃郁隴東小調特色的歌曲,唱出了邊區軍民沸騰的生活,也唱出了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至今仍為人們所傳唱。

  

  

今日关键词:两只老虎定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