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债务集中清理需要由债务人(被执行人)提出债务清理申请-泡泡龙游戏-新闻娱乐通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商南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清偿制度-个人债务集中清理需要由债务人(被执行人)提出债务清理申请

董卿的点评

《實施意見》初衷是想保護誠信和不幸的人,但誠信問題該如何把關,這也是個難點。任定國律師告訴記者,在目前中國誠信體系建設還不是很完善的情況下,試點還是有很大難度。法院、管理人去調查債務人的誠信情況能力畢竟是有限。如果情況確實屬實,會給債務人一個重新生活和拼搏的機會。

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聯合平陽縣人民法院召開新聞通報會,會上介紹了平陽法院辦結的全國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情況。

平陽法院民二庭副庭長林壽兵認為,全國首例案件發生在溫州是有一定關係的。一是溫州經商人比較多,營商環境好,有很多成熟的經驗。二是怎樣去理解對方的這種債務清理行為。比如有人(欠債)是高消費和賭博導致的,這種一般是不能被人所理解的,把別人的錢拿去揮霍掉了是不能獲得別人同情的。但如果是經營失敗了,溫州這塊表現出一種寬容,大部分的債權人可以說能具備這樣一種心態的,能夠去理解別人這種創業艱難與失敗。

據公開資料顯示,溫州中院今年9月發佈的《關於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旨在通過建立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機制,在保障全體債權人公平受償和防範打擊逃廢債行為的基礎上,給誠信而不幸的被執行人以重生機會,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和完善執行不能案件有序退出機制。

溫州中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陳衛國在公開發言中表示,在溫州創建新時代「兩個健康」先行區大背景下,溫州法院敢為人先,在現有法律框架內先行先試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工作,為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激勵萬眾創業以及完善法院執行退出機制提供了新的路徑,同時也期待以此為我國個人破產制度的建立提供鮮活的司法實踐素材,貢獻溫州法院的智慧。

溫州誠達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陶先生認為,對債務人的資產調查是一個非常痛苦又耗時耗力的事情。「比如他名下有100個銀行賬戶,近幾年的賬戶都要進行分析和判斷。有大額資金進出頻繁的話,我們都會認為有嫌疑,要去做一個推定,這種是比較痛苦的。債權人如果能在諒解的前提下,有寬容的心態,案子的成功概率會比較大。」

9月27日,平陽法院簽發了對蔡某的行為限制令,並終結對蔡某在本次清理所涉案件中的執行。

這就是說,個人債務清理,需要符合條件的債務人自願申請,同時需要獲得債務人的表決同意,並在今後一段時期內接受法院、債權人、債務清理管理人以及社會的監督。而誠信原則是個人債務清理的首要前提。

除了法律制度層面上的問題,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難點也體現在對人性的考量上。現實生活中,由於債務巨大,如何提高債務人還債的積極性也一直是司法操作中的難點。

在陶先生看來,這個案子特殊之處在於,蔡某是作為股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而成為債務人的,債權人基本上是確定的,人數比較少,債務構成也不複雜。214萬余元的債務相對不算多,除開十幾萬元的稅收債權,剩下3個債權人差不多都是六七十萬元。

會上,4名債權人在充分了解債務人經濟狀況和確認債務人誠信的前提下,經表決通過上述清理方案,同意為債務人保留必要的生活費和醫療費,自願放棄對其剩餘債務的追償權,並同意債務人可以自清理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滿3年後,恢復其個人信用。同時明確,自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方案全部履行完畢之日起六年內,若發現債務人未申報重大財產,或者存在欺詐、惡意減少債務人財產或者其他逃廢債行為的,債權人可以請求恢復按照原債務額進行清償。

在林庭長看來,《實施意見》不是純粹的保護哪一方的利益,對債權人是一個公平的清償,對債務人要求誠實守信,這兩方面是相互結合的。根據溫州中院對《實施意見》的解釋,對在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方案全部履行完畢之日起五年內,發現其在提交清理方案之前有未申報的重大財產,或者存在欺詐、惡意減少債務人財產或者有其他逃廢債行為的,債權人可以主張撤銷自己所作的債務減免約定,請求恢復按照原債權額進行清償。法院還將根據情節依法採取罰款、拘留等措施,情節嚴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全國首例:欠200多萬隻需還3.2萬元,最快3年恢複信用

實施意見:為誠信而不幸的債務人獲重生創造機會

「這個案子辦下來很不容易,我們做了大量的溝通和對接工作。債務人我們查完發現確實沒有財產,因為他原來破產案件也是我們辦理的,對他個人的情況是了解的。債權人也算是通情達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主動與我們對接,自己提出的申請。」作為平陽法院指定的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一案管理人,溫州誠達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陶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根據溫州法院發佈的案情通報,債務人蔡某系溫州某破產企業的股東,對該破產企業214萬余元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經調查,蔡某僅在其現就職的某機械有限公司持有1%的股權(實際出資額5800元),另有一輛已報廢的摩托車及零星存款。此外,蔡某從該公司每月收入約4000元,其配偶胡某某每月收入約4000元。蔡某長期患有高血壓和腎臟疾病,醫療費用花銷巨大,且其孩子正就讀於某大學,家庭長期入不敷出,確無能力清償巨額債務。

近日,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了一則案件通報,是關於全國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這起案件的順利辦結,讓「破產者」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全國首例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是如何實施通過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的難點是什麼?債權人的利益如何保障?會不會有人藉此逃債?近日,紅星新聞採訪了平陽法院、債務集中清理案管理人、溫州當地律師代表等,探究個人破產實踐的「溫州模式」。

9月24日,平陽法院主持召開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第一次債權人會議。蔡某承諾除管理人已查明的財產情況外,無其他財產,同時提出按1.5%的清償比例即3.2萬余元,在18個月內一次性清償的方案。同時,該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6年內,若其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超過部分的50%將用於清償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

在溫州誠達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陶先生看來,溫州這個地方民營經濟比較發達,很多老闆不容易,如果能救回一個企業家,可以創造很多就業機會。

按照《實施意見》,意思自治和誠實信用原則是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的兩大基礎原則。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需要由債務人(被執行人)提出債務清理申請,並且需要申請執行人同意。

需要明確的是,個債清理當中,債務人已經履行了個債清理方案裏面的義務以後,對豁免掉的債款,不要求債務人繼續清還。當然,債務人覺得良心上面過不去,除了個債清理裏面的義務外,再對債權人清還,這個也是鼓勵的。

「方案提出有考慮到這個因素,本案中清償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6年內,若其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超過部分的50%將用於還債。為什麼是50%?這個是考慮到全部拿出來可能會損傷債務人的積極性,拿一半出來(對積極性是一種保護)。我們要對人性基於一種善的考慮,提倡誠實守信,這也是一種激勵機制。」林壽兵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原標題:全國首例個人破產欠200多萬還3.2萬辦案法官:是大胆嘗試

這是溫州中院繼9月5日發佈全國首個具有個人破產制度功能相當的府院聯席會議紀要,及9月11日聯合溫州市金融辦通報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工作相關情況,公布《關於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實施意見(試行)》后的又一重大突破。

「從個人角度,這種探索解決辦法對我的辦案也是一種促進。哪怕是失敗的,失敗在哪裡,這些都是寶貴的經驗,不一定都是成功和盡善盡美。我覺得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種寬容的機制,在大胆嘗試中產生了誤差怎麼辦,需要我們整個社會的包容。」林庭長說。

在平陽法院民二庭副庭長林壽兵看來,試行條例是一種探索,要為司法的實務提供案例。清償方案要得到債務人和債權人兩方的認可,需要把理性和感性放在一起考慮。先行先試會碰到一些問題,哪種方案能讓人接受,原則性能不能兼顧到,這些問題加在一起會比較複雜。

浙江人民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項軍權認為,難點在於全體債權人一致同意給予債務豁免。這個一致上會有難度,如果說債務人自己有誠意,那麼誠意需要具體的行為做支撐。此前,溫州中院聘任了首批15位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諮詢志願者,項律師也是其中的一名志願者。他告訴記者,志願者目前主要是幫助債務人做個人申請的諮詢和方案,同時宣傳試點工作,給大家提供債務清理的另一個選擇。

平陽法院民二庭副庭長林壽兵負責了此案具體工作,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特殊性要從兩個方面來看。從債務人角度講,債務人屬於經營性負債類型,經營本身沒有重大過失,同時患有高血壓和腎臟疾病,這個也是能夠獲得債權人理解的原因。從債權人角度講,債權人不是沒有意見,開會的時候也有債權人質疑債務人是不是逃債,將來有了錢該怎麼辦,這些問題也討論了很久。所以後來有了債務人承諾,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6年內,若其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超過部分的50%將用於清償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

《實施意見》中採用的行為限制令取材於現有執行制度,但溫州在某些方面進行了適當突破,體現在增加了對被執行人乘坐飛機經濟艙、高鐵二等座的允許。「法院為什麼那麼多案子執行不了,有些真的是沒錢,這類案子永遠困在那裡,人家要去看病,動車高鐵都坐不了。所以我們要有一種科學合理的執行退出機制,讓那些確實沒有清償能力的人,他能夠有出門看病這些人最基本的需求。高鐵只能二等座不能一等座,飛機只能經濟艙不能是商務艙,實際上還是一種限制在裏面。但這個對債務人還是有很大幫助。比如債務人生病,從溫州去上海看病,綠皮火車要十來個小時,高鐵過去只要三四個小時。這樣對債務人比較人性。」

↑圖據視覺中國先行先試:個人破產實踐的「溫州模式」之前的新聞發佈會上,溫州市金融辦黨組成員、調研員陳國作稱,開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是溫州市委市政府服務溫州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大部署。2019年,溫州市政府把探索個人破產制度改革,作為金改的一項重要工作予以立項推動。

今年7月,最高法等多部門聯合印發的《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明確提出,要研究建立非營利法人、非法人組織、個體工商戶、自然人等市場主體的破產制度。「探索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是浙江省委改革委審議通過的《深化溫州金融改革服務民營經濟實施方案》中確定的七大引領性創新項目之一。溫州在具體實踐探索中,不僅積累了鮮活的司法實踐素材,也會面臨現實中的困難。

試點探索:面臨現實困難,大胆嘗試要有寬容心態

「一個人生命畢竟也就幾十年,過了人生黃金期以後繼續去奮鬥創業,這個就比較難了,像褚時健這樣的人,高齡創業又獲得成功的是很少的。我們要鼓勵這部分人生活下去,哪怕賺點小錢也可以,改善目前的生活狀態。不然你一切消費、出行都被限制住了,那他這個人就會喪失生活動力,甚至走上極端都有可能。」浙江澤商律師事務所任定國律師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說。

有網友曾對本案評論,債務人困難,債權人就不困難了?債權人的利益又該如何維護?溫州中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陳衛國對該案進行評析時指出,本案嚴格財產調查,充分保障債權人知情權、質詢權,嚴格落實監督機制,將《關於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的實施意見(試行)》中有關防範逃廢債行為的制度安排落到實處。

在本案中,蔡某提出按1.5%的清償比例(即214萬余元債務在18個月內一次性清償3.2萬余元)的方案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這個1.5%的清償比例是怎麼來的?溫州誠達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陶先生告訴記者,「這個主要是去做工作,債務人沒錢,債權人就說多少都要拿出來點是個意思,在這種前提下定了個1.5%(的償還比例)。我們幫他測算過,按目前他的收入水平,在18個月內在3萬多塊錢是差不多。對他自己而言也是一種解脫。」

自全面開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以來,溫州法院近期篩選了108件案件、24名債務人,目前對其中符合條件的案件進入實質性操作,現已立案啟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19件。平陽法院辦理的這件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之所以成為全國首例,既有偶然因素也有案件本身的特殊性。

今日关键词:哈利波特手游魔杖